Journey of Transformation 有限者的覺悟

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 ~林前13。

  • 你願意知道甚麼是福音嗎?請點按以下這幅圖。

  • 請輸入您的Email,於確認後即可收閱新文章。

  • 英文聖經經文查詢



    BibleGateway.com

  • CALENDER

    July 2017
    M T W T F S S
    « May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每月文章

  • 文章分類

  • Add to Technorati Favorites

你是活人還是死人

「你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他叫你們活過來。」
以弗所書2:1

本書標題所提出的這一問題值得我們千萬次地去思考。要認真地看待它,好好地默想它。要鑒察你自己的心,不要未做嚴肅的自我省察就把這本冊子閑置一旁。你要問一問自己,「我是屬于活人還是死人?」

請聽我幫你作出答案,容許我向你說明神在聖經中是怎樣論到這一問題的。

一、所有人在靈性上都是死的

首先我想告訴你,我們所有人生來在靈性上都是死的。

「死」是一個十分強烈的詞,它并不是我的杜撰和發明,而是聖靈默示保羅針對以弗所教會寫下的:「你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他叫你們活過來」(以弗所書2:1)。在浪子的比喻中,主耶穌基督采用了這詞:「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的」(路加福音15:24,32)。在保羅致提摩太的第一封書信中,你也可以讀到這詞:「那好宴樂的寡婦,正活著的時候,也是死的」(提摩太前書5:6)。難道我不應該很慎重地完全按照聖經的意思去說,既不多說也不少說嗎?

「死」是可怕的,是人最不愿意想到的。人并不愿承認自己靈魂患病的嚴重程度﹔他閉目不看自身的危險處境。許多人會允許我們說,大多數人天生「不是他們所應當的那樣:他們沒有頭腦,變化無常,放蕩淫邪,粗俗野蠻,他們不夠庄重嚴肅。」至于說到死,他們就不同意了,不愿我們提到它,認為這樣說太過份了,死這事實對他們來說是絆腳的石塊,是得罪他們的岩石。

但在宗教中,我們是否喜歡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聖經寫了什么?主說了什么?神的意念非同人的意念,神的話語不是人的話語。神說,每個生活在世上的人,只要他不是真基督徒,不是名符其實的,那么不管他地位高還是低,富有還是貧窮,年老還是年少,他在靈性上都是死的。

在這一點上(如同在其他每件事上一樣),神的話語是正確無誤的。沒有別的說法有這么正確,有這么可靠,有這么真實。讓我向你說明神所說到的這一點。

如果你看到約瑟伏在他父親雅各的身上哀哭,你會怎么說?「約瑟伏在他父親的面上哀哭,與他親嘴」(創世記50:1)。但對他的哀痛,雅各并沒有反應。雅各蒼老的臉無動于衷,始終保持著沉默和安靜。毫無疑問,你會猜出其中的原因──雅各死了。

如果你在拿因的城門遇到那寡婦的兒子,躺在尸體架上,全身裹著尸布,被人抬著緩緩向墓地走去,他母親哭著跟在后面,你會怎么想?(路加福音7:12)毫無疑問,一切對你來說都是清楚了然的,不需要作任何的解釋──這個少年人死了。

但是,我所要說的并不是身體上的死,而是每個人與生俱來在靈性上的光景,是我們周圍為數極多的人屬靈的狀態。神不斷地呼吁他們,以憐憫、患難、牧者和他的道呼吁他們,但他們卻聽不到他的呼聲。主耶穌基督因他們而哀痛,誠懇地呼吁他們,向他們發出誠摯的邀請,敲他們的心門,但他們卻沒有注意到。他們生命的冠冕和榮耀,那貴重的珍寶,就是他們不朽的靈魂,正被奪取、劫掠和搶去,他們卻全然不在乎。魔鬼正帶領他們一日一日地沿著寬闊之路走向毀滅,他們卻不加以反抗和掙扎,任由它擄掠自己作它的俘虜。這種情況到處都有,發生在我們的四面八方,發生在社會的不同階層,發生在世界的各個角落。當你讀到這里時,你在自己的良知中是非常清楚地知道這點的。你不能否認這一現實。如此說來,我就要問,還有什么說法比神所說的更真實?著說,我們所有人生來在靈性上都是死的。

當一個人的心靈對宗教冷漠并毫不關心,當他的雙手不去做神的工,當他的雙腿不去行走神的路,當他的口舌很少或從不用來禱告和贊美,當他的耳朵聽不進基督在福音中所發出的聲音,當他的雙目看不見天國的榮美,當他的心中充滿了世界,并且容不下屬靈的事──只要一個人擁有這些特徵,那么一個可采用來恰當描繪他的詞就是「死」。

我們或許不喜歡聽這樣的話。我們可能會閉目不看這世界里的事實,不看聖經里的話語。但神的真理必須被講出來,如果我們對這真理保持沉默,那肯定就會帶來損害。不管真理令人感到多么的不快,我們都必須把真理宣講出來。只要一個人沒有盡心、盡意、盡性地事奉神,他就不是一個真正活著的人。只要他把首要的事放在末后,把末后的事放在首要的位置,象那個愚昧的人把銀子埋藏在地里,沒有給主帶來榮耀的收益,那在神的眼中,他就是死的。他沒有實現神創造他的目的﹔他沒有按照神的旨意去利用神所賦予他的能力和才智。有一位詩人的話極其正確──唯有向神而活,才是真活。不向他而活的,都是死的。

我們隨處可見的情況是,人們感覺不到罪,不相信講道的信息,不聽從良好的忠告,不接受福音,不離棄世界,不背負起十字架,不治死自我,不棄絕壞習慣,几乎不讀聖經,不跪下來禱告,這是為什么呢?答案十分簡單,就是因為他們是死的,上面的詩句就是對這種情況的正確解釋。

這就是如此之多的人會一致找出各種借口的真正原因,有的人說自己沒有多少學問,有的說沒有時間,有的說自己面臨著生意和經濟上的壓力,有的說自己的家庭有困難,有的說自己身體不好,有的說自己的工作不方便,他人無法理解﹔還有的人說自己有苦衷,等解決了這些苦衷再說。但在聖經中,神有一句更為簡潔的話來描繪所有這些人,他說,他們是死的。如果這些人心中開始有了屬靈的生命,那他們的各種借口就會立刻消失。一個忠心的牧者之所以有那么多苦惱的事,其真正的原因就在于此。他周圍許多的人從不去敬拜的場所。許多人只是不時地去一下,以致我們可以明顯看出,他們認為這并不重要。許多人在星期天完全可以去兩次,但他們只去一次。許多人從不前來領受主餐,從不參加在周日舉辦的任何形式的蒙恩之道。為什么會如此呢?通常,對這些人只能有一個答案──他們是死的。

現在我們看到,所有自稱基督徒的人是多么地應該鑒察他們自己,多么地應該檢查一下他們自己的景況。死人不只是在教堂的墓地里才找得到﹔在我們教會中的,靠近講道壇的,坐在教堂長凳上的,有許多人都是死的。我們所站立的地土就象以西結在異象中看到的那平原,「在平原的骸骨甚多,而且極其枯干」(以西結書37:2)。在我們的教區有大量死亡的靈魂,在我們的街道上有大量死亡的靈魂。几乎不存在這樣的家庭,其成員全都為神而活﹔几乎不存在一間這樣的房屋,里面不存在著死人。讓我們都去查看一下自己家里的情況吧!讓我們檢驗一下自己吧。我們是活的還是死的?

那些沒有經歷過屬靈的改變、心仍和他們剛生下來那天一模一樣的人,他們的光景是多么的悲慘。有一座大山把他們與天堂隔開。他們還必須「出死入生」(約翰一書3:14)。但可怕的是,他們看不到也意識不到自己的危險!靈命死亡的一個可怕的特徵(就象肉身死亡一樣)是,對自己的死亡狀態毫無知覺!我們把我們所愛的人輕輕地放置在棺材里,但他們卻感覺不到我們在做什么。智慧人說,「死了的人,毫無所知」(傳道書9:5)。死亡靈魂的情形也是這樣。

我們再看一下,是什么原因使得牧者如此挂慮他們教會的會眾。我們感到,時間短促,人生無常。我們知道,靈性上的死是引向永死的大路。我們害怕,唯恐我們的聽眾中有誰死在他們的罪中,沒有受到預備、沒有得到更新、沒有得到改變,頑固不化、不悔悟自己的罪。如果我們常常語氣堅決地向你說話,并熱誠地懇求你,請你不要感到吃驚!當你處在生死攸關的時候,我們不敢向你講一些使你高興的話題,以一些瑣事來取悅你,說些迎合討好你的話,高聲叫道「平安無事」。有瘟疫在你們中間流行。我們感到自己是站在活人和死人之間。我們必須并且將要「大膽講說」。「若吹無定的號聲,誰能預備打仗呢?」(哥林多后書3:12﹔哥林多前書14:8)

二、所有人都需要被救活

其次讓我告訴你,每個人都需要被救活,成為靈性上的活人。

在我們所擁有的一切當中,生命是最寶貴的。出死入生是所有改變中最大的改變。若沒有這種改變,人的靈魂將不適合進入天堂。

我們所需要的并不是一種變化不大的修補和改進,一種稍許的清洗和潔淨,一種簡單的裝點和修整,一種換湯不換藥,而是徹底的煥然一新,是在我們里面栽植一種新的本性和一顆新的心靈﹔唯有這樣的改變,才能滿足人靈魂的需要。我們所需要的不僅僅只是一張新皮,而是一顆新心。

從石場截取一塊大理石,將其雕刻成一尊宏偉的塑像﹔開墾一片荒野地,將其建成一座花園﹔熔化一塊鐵礦,將其制造成鐘表的發條──所有這些都是巨大的改變。但它們仍達不到每個亞當的后裔所要求的那種改變。因為它們仍是相同的事物、相同的質料,只不過是取了一種新的形式、一種新的形狀而已。但人所需要的是,在他里面移植進他從前不曾擁有的東西。他所需要的變化要與從死里復活的一般大﹔他必須成為一個新造的人。他必須「重生」──從天而生,從神而生。屬靈的誕生對于靈魂的生命,并不亞于從母腹中出生對于身體的生命(哥林多后書5:17﹔約翰福音3:3)。

我非常清楚,這是一種令人難以忍受的說法。我知道,這世界之子不喜歡聽到有人說他們必須重生。這種說法扎痛了他們的良知:使他們感到自己離天堂要比他們所愿承認的更遠。看起來天堂之門就象一道他們還未彎腰俯身進入的窄門,他們十分愿意把這道門弄寬,或者以其它途徑翻進去。但我在這事上絕不敢讓步。我不會任由人們受到欺騙,去告訴他們只需要少許的悔改,只要激起一種他們心中所擁有的才能,他們就能成為真正的基督徒。我不敢使用聖經以外的其它言語﹔我只能根據聖經的話說,「我們都需要重生﹔我們生來都是死的,必須被救活。」

如果我們看到猶大王瑪拿西,一時還在耶路撒冷四處樹立偶像、為向假神表示敬意而殺害他的孩子,一時又潔淨殿堂,拆毀偶像,過著敬虔的生活﹔如果我們看到耶利哥的稅吏長撒該,一時還使詐騙人、盤剝掠奪、貪得無厭,一時又跟從基督,把自己所有的分一半給窮人﹔如果我們看到在尼祿家做仆從的那几個人,一時還效法他們主人荒淫放蕩的生活方式,一時又與使徒保羅同心合意﹔如果我們看到早期教父奧古斯丁,一時還過著與人私通淫亂的日子,一時又與神親密同行﹔如果我們看到我們國家的宗教改革者喇提美爾(Hugh Latimer),一時還狂熱地攻擊福音的真理,一時又為基督的緣故完全把自己投入到他的事工上,即使為他而死也在所不惜──我要問一問明白事理的基督徒,如果我們看到任何一個這樣奇妙的變化,我們應該說什么。難道我們只滿足于把他們的這些變化稱作修補和改進?難道我們只滿足于說奧古斯丁是「表面的改變」,說喇提美爾只不過是換湯不換藥?如果我們所說的僅僅是這些,那連石頭都會叫出聲來。我說,在所有這些情形中,其轉變絕不亞于一次新生、一次人本性的蘇醒、一次從死里的復活。這樣的說法才恰如其分,所有其它的說法都是脆弱、貧乏、不符合聖經并遠離真理的。

請允許我直言不諱地指出,如果我們想要得救,那么我們所有人都需要同樣的變化。我們與剛才所提到的這些人之間的差別,遠遠沒有看起來的那樣大。除去外殼,你就會發現在我們和他們的里面有著相同的本性──一種邪惡的本性,它需要進行一次完全的改變。地球表面各地的氣候大不相同,但我相信,它的核心之處都是相同的。無論你走到哪里,從地的這極走到那極,只要你挖得足夠深,你都總會在自己的腳下發現花崗岩或其它岩石﹔人心的情形正與此相似。人的風俗和膚色,人的生活方式和習慣准則可能會完全不同,但人的內心卻總是一樣的。他們心靈的深處全都一樣──都充滿著岩石,都是剛硬的,都是不敬虔的,都需要徹底的更新。無論是英國人還是外國人,他們在這點上都站在同一個水平面上。他們生來都是死的,都需要被救活。他們都是那因犯罪而墮落之亞當的后裔,他們都需要「重生」,都需要得以成為神的兒女。

無論我們生活在地球上的哪個地方,我們的眼睛都需要被打開﹔我們原本并看不到自己的邪惡、罪孽和危險。無論我們屬于哪個國家,我們的悟性都必須被開啟﹔我們原本很少或完全不知道救恩的計划﹔就象那些建造巴別塔的人,我們打算以自己的方式上天堂。無論我們屬于哪個教會,我們的意志都需要朝著正確的方向﹔我們原本并不會去選擇那些給我們帶來平安的事,我們從不會來就基督。無論我們生活在社會的哪個階層,我們的情感都需要獻給上面的事情﹔我們原本只會將其傾注在屬世、邪蕩、短暫和虛空的事上。驕傲必須被謙卑取代,自義必須讓位給自謙,漫不經心必須變為嚴肅認真,世俗必須成為聖潔,不信必須轉變為信心。撒旦在我們里面的統治必須被推翻,神的國度必須得以建立。自我必須被釘死,基督必須執掌王權。在這些事發生之前,我們死得象石頭。當這些事開始發生時(也只有這時),我們就是活的了。

我知道,這種說法對有的人來說似乎有點不可理喻。但今天有成千上萬的活人可以站起來,見証這說法是真的。有成千上萬的人能夠告訴我們,他們借著自己的親身體驗而知道這一切,他們的確感到自己成了新人。他們熱愛他們曾一度恨惡的事,恨惡他們曾一度迷戀的事。他們有了新的習慣、新的友伴、新的生活方式、新的情趣、新的感受、新的態度、新的憂愁、新的歡喜、新的憂慮、新的喜悅、新的盼望和新的恐懼。一句話,他們人生的整個取向和趨勢都改變了。問一問他們最親近的親屬和朋友,這些人就會對此作出証實。無論愿意與否,這些人都不得不承認,他們與從前不一樣了。

有許多人能夠告訴你,他們從前并不認為自己是有著如此之大過犯的人,他們曾幻想自己至少不比別人糟。但現在,他們會象保羅一樣說,他們感到自己是「罪魁」(提摩太前書1:15)。

從前他們并不認為自己的心很壞。他們認為自己可能有不足,或許會因壞友伴和試探的緣故而誤入歧途,但自己的內心深處是好的。現在他們會告訴你,他們不知道還有誰的心比自己的更壞。他們發現自己的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耶利米書17:9)。從前他們并不認為上天堂有何難。他們想只要悔改、禱告一下,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基督就會補足所缺乏的一切。現在他們相信上天堂的路是窄的,只有不多的人找到了它。他們確信他們絕不能靠自己與神相合。他們堅信除了基督的血以外,沒有什么能夠洗淨他們的罪。他們唯一的盼望是:因他信得以稱義,而不在乎遵行律法(羅馬書3:28)。

從前他們在主耶穌基督里看不到榮美和奇妙,不理解有的牧者為什么要大大傳揚他。現在他們會告訴你,基督是重價的稀世珍寶,是超乎萬人之上的,是他們的救贖者、他們的中保、他們的大祭司、他們的王、他們的醫治者、他們的牧者、他們的良友、他們的一切。

從前他們認為犯罪沒有什么大不了。他們看不出如此重視它的必要性。他們想象不出一個人的言談、意念和行為會如此重要,值得這樣地小心注意。現在他們會告訴你,罪是他們所恨惡的可憎之物,是他們生活中的憂愁和重負。他們渴望更加聖潔。他們的愿望與懷德腓特(George Whitefield)的完全一樣,「我渴想居住在一處我自己不再犯罪、也看不到別人犯罪的地方。」

從前他們在蒙恩之道中找不到樂趣。聖經被他們忽視。如果有禱告的話,那也只是一種形式。星期天是一個令他們討厭的日子。聽講道讓他們十分困倦,常常催他們入眠。現在這一切都改變了。這些蒙恩之道是他們靈魂的食糧、安慰和喜悅。

從前他們不喜歡那些誠摯認真的基督徒。他們認為這些人憂郁、消沉、軟弱,從而避而不愿與這些人交往。現在他們認為這些人是世上最優秀的,是自己再看也看不夠的。他們因自己是這些人其中的一員而充滿莫大的幸福。他們感到,假如全世界的男男女女都是聖徒的話,那將是人間的天堂。

從前他們只關心這世界,關心這世界的歡樂、事務、職業、報酬。現在他們視其為一個虛空的、不能讓自己滿足的地方,視其為一個客棧,一個臨時住所,一所為來世而受訓練的學校。他們的財富是在天堂。他們的家是他們死后所奔向的天堂。

我再問一次,這一切不是新生命是什么?我所描述的這樣一種變化并不是夢幻和想象,而是真正實在的事,是這世界上千千萬萬的人所切身體驗或感受到的。它不是我個人幻想出來的圖景,而是你很快就可能體驗到的真實事情。但無論這樣的變化在哪里發生,你都可以在那里看到我在這里所說的事情──你可以看到死人被救成活人──一個新造的人,一個重生的人。

我愿神使這樣的變化更加普遍!我愿神使那些對這事一無所知的人不致如此之多。但無論這樣的變化普遍與否,有一點我要說清楚,這種變化是我們所有人都需要的。我并不是說所有人都必須有完全一樣的經歷。人的改變不是在各方面都是相同的,不同的人的改變無論是在深度上、廣度上,還是在強度上都不盡相同。美德可能會軟弱,然而卻是真實的﹔生命或許會虛弱,然而卻是實在的。我可以肯定地說,只要我們想得救,就必須經歷這種變化。在這種變化發生之前,我們里面是完全沒有生命的。雖然我們可能常去教堂,但我們卻不是基督徒。

從出生到死亡之日,從搖籃到墳墓之間,所有要得救的人都必被救活。善良的老伯瑞基(Berridge)在他墓碑上刻的字是忠心和真實的:「讀這碑文的人啊!你重生了沒有?記住!若沒有新生就沒有得救。」

一個只在名義和外貌上是基督徒的人與一個在行為和實際上是基督徒的人之間,有著令人驚異的鴻溝。這并不是一個人好一點點,而另一個人壞一點點的差別﹔而是處于生命狀態與處于死亡狀態的差別。生長在高山之巔的最一般的青草,比起最漂亮的塑料花來,也要卓越得多,因為它有著任何科學家所無法賦予的東西──生命。比起一個爬臥在鄉村小屋地板上身有疾患的可憐小孩來,希臘或意大利最壯麗的石雕像也算不得什么,因為它雖然美麗,卻是死的。而且,在神的眼中,即使是基督家庭中最軟弱的一員,比起這世界最能干的人來,也要高貴和貴重得多,因為前者向神而活,也將永遠活著﹔而后者盡管有才智,也是死在罪中。

如果你已經出死入生,那你就有理由感謝神!不要忘記,因著你的本性你曾經如何﹔想想如今,因著神的恩典你又怎樣。看一看那從墓穴拋起的枯干的骸骨。從前你與他們完全一樣﹔是誰使你現在與他們不同?去匍匐在你神的腳凳之前,因他的恩典──他白白施予人的揀選的恩典而贊美他吧。你要常常對他說,「主啊,我是誰,你迄今還一直帶領我?為什么是我?為什么你要憐憫我?」

如何使一個死的靈魂活過來

第三,讓我告訴你一個死亡的靈魂在靈命上怎樣活過來。

誠然,如果我不告訴你這點,那么寫出我以上所述的內容就是殘忍的。可以這樣說,這樣做是帶領你進入一片使人絕望陰郁的荒野,然后讓你留在那兒,沒有任何食物和水。這樣做是叫你去制造磚塊,卻又拒絕給你提供稻草。我絕不會這樣做。在我向你指出你必須朝其奔跑的那道小門以前,我絕不會拋下你不管。靠著神的幫助,我將在你面前展現那為死亡靈魂所預備的丰足的供濟。

有一點是非常清楚的:我們不能靠自己去使這巨大的變化產生。我們沒有能力或力量去引起這變化。我們可能會變換自己的罪,但我們不能改變自己的心。我們可能去另擇新路,但不能獲得一個新的性情。我們可能使自己發生較大改變和改進,我們可能放棄許多外在的不良習慣,開始去履行許多外在的職責,但我們不能在自己里面創造一個新的性情。我們不能從無到有地創造任何新事物。古實人不能改變他的皮膚,豹不能改變它的斑點,我們也不能將生命置入自己的靈魂(耶利米書13:23)。

另一件事也同樣是清楚的:沒有人能夠為我們做到這點。盡管牧者們可以向我們講道,與我們一同禱告,為我們施洗,讓我們參與主餐,給我們餅和酒,但他們并不能賦予我們屬靈的生命。他們或許能夠給人混亂的生活帶來秩序,給公開犯罪的人帶來表面的得體,但他們卻不能改變表層以下的東西。他們不能改變我們的內心。保羅可以栽種,亞波羅可以澆灌,但惟有神能夠叫人生長(哥林多前書3:6)。

那么誰能使一個死的靈魂活過來呢?除了神,誰也不能。只有這位在創造之日從無到有創造世界的神,才能創造一個新人。只有這位用塵土造人并賜他身體生命的神,才能賦予他靈魂生命。

只有借著榮耀的福音,我們才能領受到這祝福。主耶穌是拯救人到底的救主。這位大能永生的元首沒有死亡的肢體。他的子民不僅被饒恕并得以稱義,而且還與他一同蘇醒,與他的復活有份。聖靈使罪人與他聯合,并借他那聯合使他出死入生。在罪人歸信主之后,他便在他里面活著。他所有生命力的源泉都在乎于基督與他靈魂的聯合(這聯合是由聖靈開創和維系的)。基督是所有屬靈生命的源泉,聖靈是向我們靈魂傳送那生命的使者。

如果你想擁有生命,就要來到主耶穌基督那里。他不會拒絕你。死人一并著以利沙的身體,就復活站起來(列王記下13:21)。你若以信心之手去觸摸主耶穌,那么不但你所有的過犯會得到饒恕,而且你會立刻向神而活。來吧,這樣你的靈魂將活過來。

無論一個人在過去的日子里怎樣,我都絕不會在他能否成為基督徒這事上失望。我知道,出死入生是何等大的變化。我知道,在我們一些人與天堂之間,有著重重的高山峻嶺把兩者分隔開。我知道,人與生俱來的那顆心是多么的剛硬、有偏見,并且還極度的邪惡。但我不會忘記,父神從無到有地創造了這個美麗有序的世界。我不會忘記,在拉撒路死了四天之后,主耶穌的聲音達到他那里,甚至把他從墳墓召出來。我不會忘記,聖靈已在天下各國拯救了許許多多的人,獲得了令人吃驚的勝利。我不會忘記這一切,所以我絕不會在這方面失望。我們中間那些現在看起來完全在罪中死透的人,仍有可能活過來,以嶄新的生命行在神的面前。

聖靈是滿有憐憫和仁愛的靈。他絕不會因為人的罪孽深重而轉身離開他。他絕不會因為人犯了滔天大罪而不顧念他。

在哥林多人的里面并沒有什么值得聖靈下來救活他們的東西。保羅說他們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孌童的、親男色的、偷竊的、貪婪的、醉酒的、辱罵的、勒索的」。他說道,「你們中間也有人從前是這樣。」然而,即使是這樣的人,聖靈也使他們活過來。保羅寫道,「但如今你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并借著我們神的靈,已經洗淨、成聖、稱義了」(哥林多前書6:9,10,11)。

在歌羅西人的里面并沒有什么值得聖靈光臨他們心靈的東西。保羅告訴我們,他們曾經「淫亂、污穢、邪情、惡欲和貪婪(貪婪就與拜偶像一樣)」。然而即使是這樣的人,聖靈也救活了他們。他使他們「脫去舊人和舊人的行為,穿上了新人,這新人在知識上漸漸更新,正如造他主的形像」(歌羅西書3:5-10)。

在抹大拉的馬利亞里面并沒有什么值得聖靈使她靈魂活過來的東西。她曾一度「被七個鬼所附」。然而即使是這樣的人,聖靈也使她成為新造的人,把她與她的罪分隔開,帶她來就基督,讓她「最后離開十字架,最先到達墳墓」。

聖靈絕不會因一個靈魂敗壞的程度太嚴重而轉身遠離它。他從前沒有這樣做,以后也絕不會這樣做。他已潔淨了千萬顆最不潔淨的心靈,使其成為他自己居住的殿堂。他還可能使最壞的人成為恩典的器皿。

聖靈是滿有大能的靈。他能夠把石心變為肉心。他能夠瓦解和摧毀最頑固的惡習。他能夠使最困難的事情看來容易,使最強大的敵對勢力象春雪消融。他能夠折斷鐵棒做成的插銷,把偏見之門砸得大開。他能夠填平每個深谷,使各個高低不平的地方光滑平坦。他一直常常這樣做,而且他還能再這樣做。

聖靈能夠改變一個猶太人,一個對基督教最懷恨的敵人,一個對真信徒最凶惡的迫害者,一個最固守法利賽教門的人,一個帶著最大的偏見去反對福音教義的人,使這人成為最熱切去傳揚他曾一度要加以摧毀的那信仰的人。他已這樣做了,他做在了使徒保羅身上。聖靈能夠改變一個羅馬天主教的僧侶,一個從小就生長在羅馬天主教的迷信之中,從嬰兒時代就受訓相信錯誤的教義,受訓去盲從羅馬教皇,几乎整個人都浸泡在錯謬之中的人,使這人成為全世界最清楚主張因信稱義教義的人。他已這樣做了,他做在了馬丁﹒路德的身上。

聖靈能夠改變一個英國的修補工,一個沒有學問,沒有人庇護,沒有錢,一個曾經因褻瀆和咒罵神而臭名昭著的人,使這人寫出了一本自使徒時代以來沒有任何書可以相提并論的書。他已這樣做了,他做在了約翰﹒班揚──《天路歷程》的作者身上。

聖靈能夠改變一個沐浴在世俗和罪惡中的水手,一個在販運奴隸的船上放蕩荒淫的船長,使這人成為福音最成功的牧者,成為一個書寫書信教導人們在實際生活中實踐敬虔的作者,成為一個其詩歌在凡說英語之地被人所知和所唱的作者。他已這樣做了,他做在了約翰﹒牛頓的身上。

聖靈行了這一切,而且行得比這多得多,是我所不能一一數說得盡的。而且聖靈的膀臂現今并沒有縮短,他的大能并沒有減弱。他就象主耶穌,「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希伯來書13:8)。他仍在行奇跡,而且一直要行到永遠。

我還要再說一次,對任何人的靈魂能否被救活這事,我絕不會失望。假如這有賴于人自己的話,那我就有理由失望﹔有的人看起來是那么的剛硬,我有理由對他們不抱希望。假如這有賴于牧者的事工,我也有理由失望﹔即使是我們中間最優秀的牧者也是軟弱和不完善的!但每當我想到聖靈是向靈魂傳送生命的使者,我就絕不會失望,因為我知道并確信,在他沒有難成的事。

即使在今生,當我聽到我所認識的最剛硬的人變得柔和,最驕傲的人把自己象一個安靜的孩子一樣置身于耶穌的腳前,我也不會感到吃驚。

在審判之日,如果我遇到在我死的時候仍沿著那寬闊之路行走的人此刻站在右邊,我也不會感到吃驚,我不會驚跳起來說,「什么!你們也會在這里!」我只會提醒他們,「當我還在你們中間的時候,我不是曾對你們說了嗎?在使死人復活的那位,沒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我們中有誰想幫助基督的教會嗎?那就讓他為聖靈大大的澆灌而禱告吧。唯有他才能給講道予利刃,給忠告予要害,給斥責予力量,唯有他才能拆毀邪惡心靈所豎起的高牆。我們如今已經擁有了大量優秀的講道和作品,我們在這方面并不缺乏,所缺乏的是聖靈的同在。

有人感到神對自己有最微小的吸引,感到對自己不朽的靈魂有丁點的關注嗎?那就奔向那敞開的活水源泉主耶穌基督吧,你將在那里領受到聖靈(約翰福音7:39)。立刻開始為領受聖靈而禱告。不要認為你沒有任何希望。父神應許把聖靈賜給「求他的人」(路加福音11:13),他的名就是應許的靈和生命的靈。在他降臨并使你擁有一顆新心之前,不要讓他閑著。要向主大聲呼求,向他說,「求你祝福我,求你救活我,使我活過來。」

四、你活著嗎?

現在讓我說一些關于運用方面的話來結束本文。

一、首先讓我向每一位讀者問這問題:「你是死的還是活的?」

請容許我(一個為基督效力的使者)將這問題強加于每個人的良知。人所行走的路只有兩條──窄的和寬的﹔在審判之日只存在兩組人──在右邊的和在左邊的﹔在有形教會里只有兩類人,你必隸屬于它們其中之一。你的位置在哪里?你身處于活人之列還是死人之列?

我這話是在對你本人說,不是對其他人說,不是在對你的鄰居說,而是對你說,不是對非洲人或新西蘭人說,而是對你說。我并不問你是否是一個天使,也不問你是否擁有大衛或保羅的心志,而是問你是否擁有一個基礎牢靠的盼望,確知自己是一個在基督耶穌里的新造之人。我問你是否有理由相信自己已脫去了舊人并穿上了新人,是否意識到自己經歷了心靈上真正的屬靈改變,一句話,你是死的還是活的。

(a)不要這樣搪塞我,說你借著洗禮而加盟了教會,因那聖禮而領受了聖靈所賜的恩惠和祝福──關鍵的不是這些,而是你必須被救活。保羅自己提到那好宴樂、洗禮過的寡婦時說,她「正活著的時候,也是死的」(提摩太前書5:6)。主耶穌親自告訴撒狄教會的使者,「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啟示錄3:1)。你所談到的生命如果不能被看見,那它就什么也不是。如果你要我相信它的存在,你就顯示出來給我看。恩典是光,光總是看得到的﹔恩典是鹽,鹽總是可以嘗得出來的。不借著外面所結的果子而顯示自己的聖靈內住,人們所不能察覺的恩典,兩者都應當被視為最可疑的。相信我吧,如果你除了洗禮之外并沒有其它對你屬靈生命的証明,那么你仍是一個死的靈魂。

(b)請不要告訴我說,這是一個人們不能確定的問題,要你回答這樣一個問題顯得太專橫。以這樣的方式去逃避這問題是徒勞的,并且這是一種虛假的謙卑。屬靈的生命并非像你所想象的那樣如此朦朧和拿不准。它的存在有著明顯的標志和証據,是那些諳熟聖經的人可以分辨出來的。約翰說道,「我們曉得是已經出死入生了」(約翰一書3:14)。這出死入生的具體時間也許常常是人所察覺不到的,但其事實和實在性很少會是一件完全不確定的事。當懷德腓特問一個蘇格蘭女孩她的心是否有改變時,她美妙地回答道,她知道的確有改變,或許是世界變了,或許是她自己的心變了,但有一點是她可以肯定的,就是在某個方面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因為每樣事看來都跟從前不同。噢,請不要逃避這問題吧!你是活的還是死的?

(c)請不要回答說你不知道。你贊同這是一個重要的問題﹔你希望死前的某個時候把這問題弄清﹔你的意思是當你有合適的時候才去考慮這問題﹔但目前你不知道。

你不知道!然而你上天堂還是下地獄與這問題關系十分密切。你永遠快樂還是永遠痛苦,這要隨你的回答而定。你不愿讓你屬世的事務如此被耽擱,不愿以如此漫不經心的態度對待你屬世的職責。你在這些事上顯得很有遠見,隨時准備應付任何意外,以防萬一,要保証自己的生命和財產萬無一失。為什么你不以同樣的方式來對待你不朽的靈魂呢?你不知道!然而你周圍的一切都是不確定的,都在改變。你是一條可憐脆弱的蠕虫,你的健康極易受到各種不同方式的損害。下次雛菊開花的時候,它就可能盛開在你的墳墓之上。你前面的一切都是昏暗的,你不曉得明天的事,更不知道明年會發生什么。為什么不立刻去關注你靈魂的事呢?

讓每位讀者都開始著手自查這大事吧。在弄清你自己在神眼中的狀態之前,請不要停步不前。在這事上遲疑畏縮是一種邪惡的徵兆。它是源于一顆焦躁不安的良心。它表明一個人因自己的緣故而深感不安。就象一個不誠實的生意人,感到自己的賬目經不起質詢。他懼怕光明。

就象在其它每件事上一樣,弄清你屬靈的狀況是最智慧的。不能把任何事都當作是理所當然的。不要以其他人的狀態來衡量你的光景,而是要以神的道來衡量每件事。如果不正確對待靈魂方面的問題,這錯誤便會給你帶來永遠的不幸。萊頓(Leighton)說道,「對那些沒有重生的人來說,肯定有一天他們會希望自己從來就沒有被生出來。」今天就坐下來仔細地想一想。靜下來與你自己的心作一番交談,進你自己的房間作一番思考。設法單獨與神呆在一起,誠實、公正并詳盡地正視這問題。你是屬于活人之列還是死人之列?

二、其次,請容我飽含著全部的情感對那些死人說。

我該向你們說些什么呢?我能說什么呢?我說些什么才有可能對你們的心產生影響呢?我要這樣說,我為你們的靈魂哀鳴,我真誠地為你們而哀鳴。你們或許會麻木不仁,對我所說的不加重視。你們或許會草草讀一下這本冊子就了事,或許在讀了之后抱著對它藐視的態度回到世界﹔但無論你們對自己是多么的漠不關心,還是不能阻止我對你們的關懷。

當我看到一個年輕人因放縱自己的邪情私欲而逐漸削弱他身體健康的基礎,為自己的晚年種下疾患時,如果我為這個年輕人而悲鳴,那我更要為你們的靈魂而悲鳴。

當我看到有人濫用自己所繼承的遺產,把財錢揮霍在無聊和愚蠢之上時,如果我為這樣的人而悲痛,那我更要為你們的靈魂而悲痛。

當我聽說某人在喝慢性毒藥(因為這種毒藥能給他帶來愉悅,就象吸食鴉片),以此來加快他生命時鐘的步伐,仿佛它走得還不夠快一樣,一寸一寸地挖掘著他自己的墳墓時,如果我為這個人而悲哀,那我更要為你們的靈魂悲哀。

每當我想到你們丟棄絕好的機會,拒絕基督,用腳踐踏著贖罪的血,抵擋聖靈,忽視聖經,藐視天堂,以世界去取代神的位置,我就悲痛。每當我想到你們正在失去的今生福樂,你們正在極力拒絕的平安和安慰,想到你們正在為自己積蓄的哀愁,將來有一日在痛苦中的蘇醒,我就悲痛。

我必須悲痛。我無法做到心平氣和。其他人或許認為,面對已死的軀體悲痛就夠了。對我而言,我認為有更充足的理由去為死亡的靈魂悲哀。這世界之子有時在我們身上挑刺,認為我們是在危言聳聽。說真的,當我看著世界時,我為我們還能笑得出來而吃驚。

對每個死在罪中的人,我今天要問,你為什么會滿足于自己死亡的狀態呢?難道罪的工價是如此的甘甜和有益,以致你不能放棄它們?難道這世界是如此的讓你滿足,以致你不能拋下它?難道事奉撒旦是如此的令你愉悅,以致你和它不能分離?難道天堂是如此的貧乏,以致不值得你去尋求?難道你的靈魂是如此的無足輕重,以致不值得你為自己的得救而努力?噢,趁現在還來得及,趕快悔改吧!神不愿你沉淪。他說道,「我不喜悅那死人之死。」耶穌愛你,看到你愚昧,會令他傷痛。他為那充滿罪惡的耶路撒冷哭泣,說道,「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兒女──只是你們不愿意。」我可以十分肯定地說,如果你失喪了,那你的血就將歸到你自己的頭上。「你這睡著的人,當醒過來,從死里復活,基督就要光照你了」(以西結書18:32﹔馬太福音23:37﹔以弗所書5:14)。

請相信我吧,邁出真誠悔改的一步是沒有人會后悔的。有成千上萬的人在他們晚年的時候說,他們「在事奉神的方面做得太不夠了」。在神的兒女中,從來沒有哪個在快要離開這個世界時說,他太過份地關心自己的靈魂了。生命的道路是狹窄的,但在這道路上行走的腳步都朝著一個方向邁進:在神的兒女中,從來沒有哪個在這條道上折頭返回,說它是一種欺騙。世界的道路是寬闊的,但有無數的人放棄了它,并作見証說,它是一條充滿憂愁和失望的路。

三、請讓我向那些活人說:

你的確是向神而活嗎?你是否能夠由衷地說:「我曾是死的,現在又活了﹔我曾是瞎眼的,現在看得見了。」如果你能這樣說,那么就以你的行為來証實吧。要做一個言行一致的見証人,讓你的言語、行為、生活方式和性情都始終保持一致。不要讓你的生命麻木呆鈍,就象烏龜或樹懶的那樣,而是要讓它充滿生氣與活力,就象鹿或鳥的那樣。要讓你的美德發出亮光,使那些生活在你周圍的人可以看到聖靈的確住在你的心里。不要讓你的火光暗淡,時隱時現,飄忽不定﹔要讓它堅定地閃耀,象那祭壇上永遠不滅的火焰,熊熊燃燒。要讓你對基督的信仰彰顯出來,讓你的眼睛只注目基督,讓你的心完全專注于他,讓你的步伐直邁天堂,使所有看到你的人都不懷疑你是屬于誰,事奉誰。如果我們被聖靈救活,那么就應當沒有人能夠懷疑這一點。我們沒有必要逢人便說,「我是一個基督徒,」以此才能表明自己的身份。我們不應當如此地不象活人,以致人們不得不走近并仔細地打量我們,說道,「這人是死的還是活的?」

你是活的嗎?如果是的話,那就以你的成長來証明這一點吧。讓你里面巨大的改變更加明顯地彰顯出來吧。讓你所發的光不斷地閃耀,煥發出越來越明亮的光芒,直到你最后的日子。讓你主的形像(就是你被新造的方面)顯得日益清晰和明顯。不要讓它象錢幣上的圖像和銘文,用得越久,越模糊不清。要讓它隨著時間的流逝反而變得更加明晰,讓你王的形像更加完整和清楚地展現出來。我認為沒有長進的信心是不真實的。我認為一個基督徒不會象動物,長大到一定時候,就不再成長了。相反,我相信他宛若一棵樹,隨著年月的增長,不斷地變得越來越挺拔和富有活力。請記住使徒彼得的話:「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識﹔有了知識,又要加上節制﹔有了節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虔敬﹔有了虔敬,又要加上愛弟兄的心﹔有了愛弟兄的心,又要加上愛眾人的心」(彼得后書1:5-7)。這就是成為一個有用基督徒的途徑。當人們看到你不斷的進步時,他們就會相信你是誠摯認真的,這也許會吸引他們來與你同行。這是獲得救恩之確據的唯一途徑。「這樣,必叫你們丰丰富富地得以進入我們主救主耶穌基督永遠的國」(彼得后書1:11)。如果你想使自己在你的信仰中成為有用之人,在你的信仰中得到快樂和滿足,那就以下面的話作為你的座右銘,「前進,前進!」一直到你最后的日子。

你是活人還是死人

我怎樣才能成為一個基督徒?在任何時代,這都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尤其是在現今混亂不堪的世代,這一問題就顯得更為重要。萊爾主教根據聖經向我們表明,歸正是人在靈性上從死里復活,并導致人生命完全的改變。

但以理.韋伯斯特說道──
「如果基督教書籍不在群眾中廣為流傳,我不知道我們的國家會成什么樣。如果真理不被傳播,那么錯謬就會擴散﹔如果神和他的道不被人們所認識和接受,那么魔鬼和它的工就會取得支配地位﹔如果福音的書冊不進入每個村庄的家家戶戶,那么敗壞邪蕩的作品就會深入每個家庭﹔如果福音的大能不遍及我們遼闊土地的每個角落,那么混亂、暴政、墮落、痛苦、敗壞和黑暗就將毫不松懈或毫無止境地加緊統治和廣為盛傳。」(1823年)

你是活人還是死人
原著:萊爾
譯者:張鎮寰
編輯:唐修賢
出版:改革宗經典出版社
香港印刷
二000年初版
*版權所有*

4 Responses to “你是活人還是死人”

  1. G Young said

    Can anyone tell me the name of this article and its author in English?

  2. Mandrake said

    “…….所有自稱基督徒的人是多么地應該鑒察他們自己,多么地應該檢查一下他們自己的景況。…….在我們教會中的,靠近講道壇的,坐在教堂長凳上的,有許多人都是死的。…….讓我們都去查看一下自己家里的情況吧!讓我們檢驗一下自己吧。我們是活的還是死的?”

    我一直認為我還是死的,偏偏很多人認為我活著,也因此常常讓我很為難!我寧可被人看成死的,也許這樣可以讓我更自在些。

    • 許陳 明正 said

      不要從人的眼光來看自己,要從神的眼光來看自己。如此可以使我們的靈魂甦醒,為祂的名走義路。在祂慈愛的眼神中,我們的心可以得著安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